媒體報道 | 對話(huà)傅衍教授:我們可能會(huì )更加注重抗病育種的工作

時(shí)間 :2020/7/27 8:56:14點(diǎn)擊 :1234編輯:集團策劃部

我國雖然是養豬第一大國,但生產(chǎn)效率距離養豬強國仍然有不小的差距。比如,每頭母豬年提供斷奶仔豬數,美國平均水平是25.282018年,PigCHAMP對標報告),而中國只有19.49頭(2019年,微豬數據年報)。

差距如此大,既是因為我們的規?;B豬仍處于上升期,養豬供給側仍需進(jìn)行結構性調整,也是因為我們沒(méi)有高性能的種豬群。豬場(chǎng)硬件條件、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、管理理念等都可以在短時(shí)間內通過(guò)增加投入、引進(jìn)人才、增強培訓等方式得到快速提升,而高性能種豬則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持之以恒地育種選育、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積累才能實(shí)現量變到質(zhì)變。

而非瘟的暴發(fā),則對種豬育種提出了新要求。為了解非瘟環(huán)境下種豬育種面臨的挑戰,從而為養豬企業(yè)提供可行性建議,愛(ài)豬網(wǎng)獨家專(zhuān)訪(fǎng)了天邦股份首席科學(xué)家、史記生物副總裁、天邦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傅衍。傅衍教授向記者分享了他的育種經(jīng)驗。、

對話(huà)傅衍 (1).png

史記共享CG美國基因組抗病信息,開(kāi)展全球聯(lián)合育種

愛(ài)豬網(wǎng):傅教授您好,感謝您接受愛(ài)豬網(wǎng)的采訪(fǎng)。作為天邦股份首席科學(xué)家和史記生物副總裁,請問(wèn)史記生物在育種方面的防非理念是什么?

傅教授:非瘟環(huán)境下的育種,首先還是要強調生物安全,既有核心場(chǎng)、公豬站的生物安全,又有種豬運輸的生物安全;既有生物安全流程上的細化,又有硬件上的改善。當然更重要的是生物安全的理念,在嚴格執行生物安全規章制度的基礎上,要強化生物安全的理念,人人都要有生物安全的意識,這樣才會(huì )自覺(jué)地做好生物安全工作。另一方面,針對非瘟的硬件條件改善也很重要,從人員洗澡、隔離設施,到進(jìn)場(chǎng)物品的高溫、熏蒸處理設施,以及車(chē)輛的洗消設施都很重要,洗消后的車(chē)輛要做檢查、做測試,確保效果。另外,公豬站都配有自己的PCR實(shí)驗室,對每天的精液進(jìn)行疾病監控(包括非洲豬瘟)。應該說(shuō),全公司從硬件上、措施上、流程上都更加強化了生物安全的理念。

育種是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的工作,不可能在短期內培育出抗非瘟的品種,因此我們可能會(huì )更加注重抗病育種及提高種豬適應性的工作。但是抗病育種是很難的,首先抗病沒(méi)有可直接度量的表型,不能度量就不可能有改進(jìn)??啥攘康男誀?,我們要求測得準,例如生長(cháng)速度,可以通過(guò)稱(chēng)重獲得;料肉比可以通過(guò)自動(dòng)喂料器獲得;肌肉、脂肪、骨頭的占比及肋骨數可通過(guò)CT掃描計算獲得。這些性狀可度量可選擇,但是抗病性狀在核心場(chǎng)是沒(méi)有表型的。

從文獻報道看,抗病性狀有足夠的遺傳方差,可以做選擇,只是表型難以獲得。我們的兄弟公司CG美國(天邦是CG的股東,占40.69%)用攻毒的方法,人為發(fā)病獲得表型,再做全基因組關(guān)聯(lián)分析,通過(guò)基因組選擇做抗病育種。史記在CG全球聯(lián)合育種的過(guò)程中,自然地共享了他們的基因組抗病信息?;蚓庉嬍桥嘤共∝i的有效手段,許多科研院所已有成功的試驗例子,但離培育成功一個(gè)其他性狀也優(yōu)秀、特別是遺傳穩定的群體,路還很遠?;蚓庉嬙趧?dòng)物育種上的應用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政策。歐盟已把基因編輯納入轉基因的審批渠道,美國還沒(méi)有明確的規定,但已放行了一個(gè)植物產(chǎn)品:基因編輯蘑菇。我國對基因編輯也還沒(méi)有具體規定,但史記有全球聯(lián)合育種的優(yōu)勢,未來(lái)政策開(kāi)放,史記有這個(gè)實(shí)力進(jìn)行基因編輯的技術(shù)研究。

建立公豬站PCR實(shí)驗室,確保每日送出豬精安全

愛(ài)豬網(wǎng):在引種的非瘟防控上,您對豬場(chǎng)有什么建議?

傅教授:引種方面的建議,首先是來(lái)源場(chǎng)要健康。引種必須要做檢測,可以看對方的檢測報告,這取決于雙方的信任程度,需要時(shí)也可派人去對方場(chǎng)采樣(哪怕不能進(jìn)場(chǎng),也可視頻采樣),做主要疾病的檢測,判斷豬群的健康狀況。

引種的第二大風(fēng)險是運輸。首先是運輸車(chē)輛,車(chē)輛必須徹底清洗、消毒、干燥,非瘟環(huán)境下還要烘干,然后采樣檢測,通過(guò)后才能放行。車(chē)輛確保無(wú)菌后,就要注意運輸過(guò)程中的風(fēng)險,運輸的路線(xiàn)、時(shí)間(交通高峰期風(fēng)險也更大)都要策劃好。運輸中途停車(chē)會(huì )增加被污染的風(fēng)險,也會(huì )增加悶熱致死的風(fēng)險(特別是夏天運豬),所以要盡量避免途中停車(chē),特別不允許停車(chē)吃飯。

另外,種豬引進(jìn)后要有隔離和適應的環(huán)節。隔離是為了防控種豬、車(chē)輛、及途中的感染而帶病毒,適應是為了引進(jìn)的種豬與原群體在健康狀況、免疫水平上的平衡。兩者的目的不同,措施也截然相反。隔離要求引進(jìn)群體與原群體完全切斷,不允許有人員或物品的交叉,要把引進(jìn)群體當作是攜帶病原的豬群,直到送樣檢測結果證明引進(jìn)群體是健康的。相反,適應或馴化是需要兩個(gè)群體的接觸,如通過(guò)原群體的飼料、豬糞、甚至淘汰豬等,讓引進(jìn)豬直接或間接地接觸到原群體。根據豬場(chǎng)的健康狀況,適應或馴化有時(shí)也包括對藍耳病和PED的馴化。

愛(ài)豬網(wǎng):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市面上的種豬、豬精質(zhì)量良莠不齊,養豬企業(yè)在選擇種豬和豬精時(shí)也有許多慣有性能、質(zhì)量、安全方面的考慮,在您看來(lái)養豬企業(yè)在選擇種豬、豬精時(shí)應該按照什么標準?

傅教授:選擇種豬和豬精的重要標準是健康和性能,健康始終是第一位的。前面已提到過(guò)種豬的健康檢測,精液也要做檢測。例如史記生物的公豬站,每月會(huì )對公豬做檢測,每天會(huì )對精液做藍耳病、PED及非洲豬瘟的抗原檢測(每個(gè)公豬站有自己的PCR實(shí)驗室)。精液影響面大,必須確保陰性,確保每天送出的豬精是高健康的。天邦旗下漢世偉集團的幾十萬(wàn)頭母豬,使用的精液全來(lái)自設在外部的公豬站,多年前就在每個(gè)公豬站建立了PCR實(shí)驗室,每天的精液都是在病毒檢測陰性后才放行的。

確保健康后,還需要考慮的是性能,種豬(包括精液)的性能一般通過(guò)種豬公司及公豬站提供的信息,當然直接或間接的使用經(jīng)驗更重要。不同的養豬企業(yè)有不同的需求,要有針對性地選擇自己需要的產(chǎn)品。

以前我們規定,TOP50%的公豬才能進(jìn)到公豬站,今年的要求是TOP30%,隨著(zhù)測定量的加大,今后會(huì )要求前20%、甚至前10%的公豬進(jìn)入公豬站,目的是為了降低商品豬的飼養成本及提高生產(chǎn)效益。

對話(huà)傅衍 (2).png

對話(huà)傅衍 (3).png

對話(huà)傅衍 (4).png

對話(huà)傅衍 (5).png

對話(huà)傅衍 (6).png

使用CT測定技術(shù),應用大數據協(xié)助育種工作

愛(ài)豬網(wǎng):大型養豬企業(yè)對效益的追求導致價(jià)值育種成為趨勢,在育種方向上更關(guān)注料重比、PSY等關(guān)鍵性指標。您認為當今育種的難點(diǎn)在哪里?

傅教授:之前提到的抗病育種是難點(diǎn),性狀難以度量,沒(méi)有度量就沒(méi)有改進(jìn),加上抗病性狀遺傳方差小,改進(jìn)難度大。疾病對機體或多或少都有影響,很少有絕對的抗病,也許把抗病稱(chēng)為適應性或疾病的耐受性更好。肉質(zhì)性狀也很難活體度量,改良也難。另外,許多性狀之間有拮抗性(負相關(guān)),難以同步提高,也許可以通過(guò)專(zhuān)門(mén)化品系的選育,把相拮抗的優(yōu)點(diǎn)組合到商品豬上。

決定遺傳進(jìn)展的要素有:遺傳方差(通常難以改變)、選擇的準確性、選擇強度、世代間隔。其中最難把握的是選擇的準確性,影響選擇準確性的因素很多,不斷提高選擇的準確性是育種工作的關(guān)鍵,也是育種工作的難點(diǎn)。

愛(ài)豬網(wǎng):我們了解到史記生物的核心場(chǎng)、公豬站有在應用一些例如大數據、基因組育種等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,您可以介紹一下史記生物在育種方面具有哪些優(yōu)勢嗎?在育種方面的研發(fā)投入有多大?

傅教授:研發(fā)投入我目前還不能說(shuō)出個(gè)準確數字,因為涉及面很廣。但是說(shuō)到育種優(yōu)勢,我可以總結幾個(gè)方面。首先是大數據育種,大數據來(lái)自個(gè)體測定的數據、親緣個(gè)體的數據、環(huán)境影響的數據、雜交后代的數據、屠宰場(chǎng)的數據、分子標記的數據(50K芯片)、CT掃描的數據(每頭豬約3G)、以及來(lái)自生產(chǎn)管理系統SAAS的數據。

其次是基因組育種,基因組育種對于早期選擇、表型數據滯后的母系品種的選擇、以及難以獲得表型的抗病性狀、肉質(zhì)性狀的選擇都具有重要的意義,史記生物在上述領(lǐng)域都在應用或嘗試應用。

我們的另一優(yōu)勢是CT測定,使用CT測定技術(shù)的公司目前全球有三家,我們是其中之一。我們有兩臺CT測定設備,一臺在池州核心場(chǎng),另一臺在貴港核心場(chǎng)。CT測定的難度在于要開(kāi)發(fā)相應的軟件,史記生物已經(jīng)開(kāi)發(fā)了自己的測定軟件,并申報了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。CT測定的信息量很大,我們還在繼續研究,爭取挖掘更多的可利用信息。

另外,我們也在開(kāi)展一些具有潛在應用價(jià)值的研究,如簡(jiǎn)化基因組重測序項目;又如整體基因組項目,我們將對貴港核心場(chǎng)種豬開(kāi)展多組學(xué)的分析,研究豬基因組與微生物組/代謝組之間的關(guān)系,尋找整體基因組的性狀選擇方法(基因、通路、網(wǎng)絡(luò ))。

對話(huà)傅衍 (7).png

CG在豬育種方面采用了全基因組選擇技術(shù),科學(xué)構建基因組親緣關(guān)系矩陣,從而極大提高了選擇的準確性。

對話(huà)傅衍 (8).png

對話(huà)傅衍 (9).png

經(jīng)大群體(1100)頭攻毒實(shí)驗,獲得了疾病耐受性的表型數據,從而展開(kāi)全基因組的抗病育種,并取得了顯著(zhù)效果。

對話(huà)傅衍 (10).png

愛(ài)豬網(wǎng):據了解,史記生物通過(guò)整合天邦旗下各種優(yōu)質(zhì)資源,為生豬養殖企業(yè)提升提供整體解決方案,你認為這種綜合方案對養豬企業(yè)有何益處?對比行業(yè)其他同類(lèi)方案,史記生物的方案又有何優(yōu)勢?

傅教授:史記生物技術(shù)有限公司是天邦股份重新組建的一個(gè)新公司,于今年118日在南京國家農創(chuàng )園掛牌成立,新公司由天邦的疫苗生產(chǎn)、豬病檢測、生物技術(shù)、遺傳育種、豬精及冷凍精液等板塊整合組建而成。史記生物的成立,技術(shù)力量更加聚集,能夠為客戶(hù)提供更好的、全方位的服務(wù)。養豬生產(chǎn)涉及的面很廣,如場(chǎng)址選擇、設計和建設、環(huán)保工程、飼養管理、飼料營(yíng)養、健康方案等等,史記生物正在建立以上各方面的服務(wù)能力,希望為客戶(hù)提供有價(jià)值的、全方位的服務(wù)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來(lái)源:愛(ài)豬網(wǎng))